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柳陽模擬被逼蹲馬步的情景
  圖為:找到案發地後,柳陽講述自己被逼游泳的遭遇
  本報記者束繼泉 實習生熊夢蓮
  寒冷冬夜,被人從校園內挾持到野外,被迫游泳、蹲馬步,最後對方竟然掏出隨身攜帶的移動POS機逼其刷卡轉賬……這樣的“奇葩”案情,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,柳陽根本不會相信,就連他當初去報警時,民警一開始也以為他在“編故事”。4日,宜昌警方介紹,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查已經查獲歹徒作案所用車輛,掌握一些證據,正在全力破案。
  午夜驚魂 男子被挾持到野外折磨
  今年30歲的柳陽(化名)來自十堰山區,去年7月從三峽大學成教學院畢業後,仍和女友租住在該校校園內。他以卧室為陣地進行創業,靠售賣二手電腦、上門進行電腦維護等,每月可賺三四千元。
  正當柳陽準備元旦後找家門面開店時,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,中斷了他的創業夢。
  4日,面對本報記者時,回憶起那晚的遭遇,柳陽仍然心有餘悸。
  2014年11月17日深夜11點15分左右,柳陽正在3樓出租屋裡看電視,突然有人敲門,稱想請他去幫忙裝電腦。柳陽開門見3名男子,其中兩人白天來買過電腦,於是給正在衛生間洗澡的女朋友打了個招呼後,便隨3人出門。
  柳陽說,下樓後,兩名男子一拉一推冷不防將他塞進一輛黑色轎車內,用一個黑色袋子套住他的頭部,並搜走手機。柳陽被兩男子用手臂壓在座椅上,根本無法呼救。一路上,不管自己怎麼問,3名男子並不回答,只是大聲讓他“閉嘴”。
  柳陽回憶,大約半小時後,轎車駛下一個陡坡後停下。當頭上的袋子被摘除,柳陽這才發現車停在一個峽谷旁的水泥平臺上。這裡四面環山,漆黑一片,峽谷一側的公路上,深更半夜很少有車輛經過。
  這時,一名男子命令他脫掉外衣下水游泳,稍有遲疑,便是一頓拳腳。柳陽只得照辦,穿著秋衣秋褲和鞋子,慢慢走入冰冷的水中。由於水不深,他只得深一腳、淺一腳不停地在水中走動,靠自身的運動抵禦嚴寒。“偶爾停歇一下,他們就會從岸上往水裡扔石塊。”
  將近一個小時後,柳陽獲准上岸,又被逼著蹲馬步,一名男子還狂笑著往其手臂上加磚頭。一旦磚頭掉下來,就會被另一男子用枯樹枝抽打,還伴以拳打腳踢。“我的右手臂被打得鮮血直流,又冷又怕,實在忍受不了了,就一口一個‘大哥’地求情,問他們有什麼要求。可他們什麼也不說,繼續折磨我。”柳陽說著,還向記者展示了事後用手機拍下的手臂傷口。
  奇葩案情 三人持POS機強迫刷卡
  柳陽說,蹲了20分鐘馬步後,對方開始翻他的外衣口袋找錢,“看到他們是求財,我反而不那麼害怕了。”
  當晚柳陽身上只有80多元錢現金,對方從其口袋中又翻出6張銀行卡,逼問其密碼。因為知道卡裡沒多少錢,柳陽就老實告知了。
  柳陽說,這時,令他目瞪口獃的一幕出現了——一名男子從車上拿出一個移動POS機,一一查驗銀行卡的餘額。4張儲蓄卡中總共只有400多元,對方用POS機轉走400元後,又從他的兩張信用卡中刷走了可用餘額4000元。隨後,陌生男子用柳陽的手機一番操作,在一張信用卡上申請了1500元的臨時額度。就這樣,POS機總共刷走柳陽的5900元錢。
  “這些人還嫌太少,又逼著我打電話找人轉賬,說是要完成2萬元的指標。”柳陽說,由於當時已是18日凌晨,他打了十幾個電話,也沒借到錢。最終他硬著頭皮給一個生意伙伴打電話,找他借1萬元救急,並承諾“天亮後就還”。對方終於起床,將僅有的6100元現金,通過自動櫃員機分兩次存入柳陽的建行儲蓄卡。
  直到手機收到匯款到賬的短信提示,這些人才允許柳陽穿上自己的外套,但他們又從車上拿出一張早已打印好的空白欠條,要柳陽填寫了2萬元的欠款額,簽名並摁上手印,這才再次給柳陽戴上黑色頭套,上車離開。
  大約半小時後,轎車停下,一名男子將柳陽押到一家銀行的櫃員機前,讓其取出剛剛匯來的6100元錢。男子拿到錢後,從中抽出200元,給他打的回去。隨後,3人乘著小轎車消失在夜幕中。柳陽藉著路燈光,看清了那輛本田轎車的車牌號碼。
  柳陽說,等他驚魂未定地回到出租屋,已是凌晨3點多。他這才知道,女朋友曾給他打電話,挾持他的人掛掉電話後,竟冒充他回了短信:我陪朋友宵夜,你早點睡,別等我。手機快沒電了。
  記者調查 案發地遠離宜昌城區
  18日一早,柳陽向學校保衛處和宜昌市公安局西陵區分局窯灣派出所報案,稱遭遇搶劫。
  派出所民警覺得事情太離奇,像在“編故事”,於是要他回去準備好相關證據後再來。上午從4家銀行打印出流水記錄憑證後,下午柳陽再次來到派出所報案。流水單顯示,柳陽當晚共被侵財1.18萬元,警方感到案情重大,立即立案調查。
  此後,柳陽不斷向警方提供了一些新的線索:案發後,曾有人兩次打電話威脅他別報警;他還回憶起當晚有人說了句“下牢溪的水這幾天還是蠻冷滴”,由此判斷事發現場應該在下牢溪。
  下牢溪是一條大峽谷,全長26.7公里,也是一個著名的景點,其下游離宜昌城區約10公里。1月4日,記者驅車載著柳陽前往下牢溪,沿著大峽谷旁的公路,讓他邊回憶邊尋找案發地。儘管時隔一個多月,柳陽還是根據“大約半小時車程、陡坡、水泥平臺、對面的小山”等細節,找到了事發地點。
  看著清冷的溪水,和水底東一塊西一塊的亂石,柳陽心裡依舊難以平靜。他說,自己當時泡在冷水中時,曾經想到過要爬到對岸逃跑,可對岸是一座雜草叢生的小山,根本無路可逃。而現在,柳陽東挪西借已經還上了向生意伙伴借的6100元錢,但銀行卡上被人透支刷取的錢,他實在無力償還,只能一拖再拖。因為擔心人身安全,他已搬到其他地方借住。
  柳陽還根據銀行流水單,找到了當天凌晨被押著取錢的地方。該銀行保衛部門向記者證實,警方曾來調看監控視頻。
  破案難點 違規POS機不好追查
  4日,窯灣派出所辦案民警稱,通過前期偵查,警方已經查獲歹徒作案時所用車輛,系宜昌一家汽車租賃公司的外租車輛,正在進一步追查作案人員。一名辦案民警稱,作案人買過柳陽的電腦,可能自認為買了“水貨”而要敲他一筆。
  窯灣派出所副所長何少力向記者簡單介紹了案情,他解釋,由於案件尚未告破,犯罪嫌疑人未能抓獲,目前暫時無法給案件定性。
  宜昌市公安局西陵區分局副局長嚴軍稱,由於此案有其特殊性,具體應定性為敲詐勒索、綁架還是搶劫,必須等案件告破再作定論。下一步,該局將進一步加大偵查力度,力爭早日給受害人一個交代。
  建設銀行三峽分行鎮鏡山支行一名大堂經理稱,用POS機搶劫的事真是聞所未聞。如果作案人使用的是正規POS機,警方應該很好追查,因為POS機申請商戶必須持有有效的工商營業執照和稅務登記證,且已在銀行開立對公結算賬戶。但如果他們是通過第三方支付機構辦理POS機,則可能無法查詢持有人的真實信息。
  該經理說:“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為單純追求商業利潤濫發POS機,對申領人的資料真偽不進行審核,就會給不法分子可乘之機。此外,有的不法分子回收商家的舊POS機,然後通過非法技術手段灌裝,也會給警方追查持有人的真實身份帶來很大難度。”
  (原標題:男子稱遭人持POS機刷卡搶劫)
創作者介紹

拍拖

cc01cccv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